流坡新闻
当前位置:流坡新闻 > 时事 > 吉祥坊网官-昆山巴城,在昆曲里听见水乡柔情

吉祥坊网官-昆山巴城,在昆曲里听见水乡柔情

时间:2020-01-11 10:43:33 人气:2835

吉祥坊网官-昆山巴城,在昆曲里听见水乡柔情

吉祥坊网官,▲ 正在化妆,准备上台的昆曲演员。 摄影/朱锐

-风物君语-

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

昆山之名得自昆仑,昆曲之名出于昆山。

而昆山腔的由来,众说纷纭,难以细考。不过在卷帙浩繁的史料之中,我们隐隐发现了一座江南小镇,与昆山腔有着深厚的缘分,那便是阳澄湖畔的巴城。

▲ 1998年,阳澄湖上养蟹人。 摄影/陆敏

“俺也曾在梨园籍上题姓名,亲向那沉香亭花里去承值,华清宫宴上去追随。”

——《长生殿·弹词》洪昇

相传昆山腔起于唐玄宗时的乐师黄幡绰(亦作黄旛绰)。他以善演诙谐滑稽的“参军戏”,与善歌的李龟年、善琵琶的贺怀智等人并立于宫廷。

▲ 昆曲的多种配器,其中包括弦索。 图/汇图网

而后安史之乱爆发,大唐盛极而衰,黄幡绰随明皇入蜀,又由四川逃向了江南。南宋龚明之《中吴记闻》有载:“昆山县西二十里,有村曰绰墩,故老相传:此黄幡绰之墓,至今村人皆善滑稽及能作三反语。”

绰墩村即在如今的巴城,饱经丧乱的黄幡绰流落至此,在湖边演唱傀儡戏(参军戏的一种表演形式),并且开馆传艺。黄幡绰死后葬于此地,湖成了“傀儡湖”,埋葬他的山就成了“绰墩山”。

▲ 绰墩遗址,是太湖地区文化序列最完整且遗存颇丰的史前文化遗址。 摄影/王楠楠

直至清代,洪昇《长生殿》之中亦有黄幡绰这一角色出场,作为开元天宝之世盛极而衰的见证人;而后世昆曲传奇中常有如黄幡绰一般诙谐打诨的角色出现,如《桃花扇》中的柳敬亭、苏昆生,从而往使曲风变得悲喜交加,愈发动人,这大抵也属于善演参军戏的黄幡绰的遗泽。

“闻昆山腔甚佳,尔亦能讴否?”

——《泾林续记》周玄暐

昆山腔再次见诸史册,要到元明之际。

1960年,明末昆山人张丑的手抄本《真迹日录》意外面世,其中含有一部魏良辅所著《南词引正》,仅仅千余言,却将昆山腔的记载从明代前中期推进至元代末年。书中有载:“惟昆山为正声,乃唐玄宗时黄旛绰所传。”并提到了另一位自号“金粟道人”的戏曲爱好者——顾阿瑛。

▲ 昆山腔创始人顾坚,与顾阿瑛交好。 图片来源/央视网

这位昆山巨富在绰墩村西南的于界溪附近垒石为山,筑起草堂,名唤“玉山佳处”。一时间,名士纷纷来此聚会,好不热闹,被称为“玉山雅集”。雅集活动持续了十多年,参与之人众达数百,留诗五千多首,既有“元四家”中的黄公望、倪瓒、王蒙,还有诗书画皆能的赵孟頫。雅集少不了声歌伎艺活动,伶人们既演北曲杂剧,也演南曲戏文,催生了昆曲的先声——昆山腔。

▲ 国宝级昆曲表演艺术家计镇华、梁谷音、张铭荣表演的《琵琶记·吃糠遗嘱》。 图片/网络

而另一个与顾阿瑛相识的人叫做高明,亦曾参加玉山雅集,七年之后,写成了被誉为“南戏之祖”的《琵琶记》,塑造了全忠全孝的蔡伯喈和吃糠奉亲的赵五娘这一对苦命鸳鸯,为其后的明清戏曲传奇树立了典范。

不知高明写成后,是否曾寄与当日热情的东道主顾阿瑛,顾阿瑛是否曾在家乡命人以昆山腔歌《琵琶记》,因为元明之际有关昆山腔的记载依然稀少。要看到昆山腔脍炙人口,家家争唱,还需好些时日。

“里人度曲魏良辅,高士填词梁伯龙。”

——《琵琶行》吴伟业

昆山腔的飞跃,要属魏良辅的改革。

在他看来,当时的昆山腔尚处于平直粗陋的状态,远不到雅正的程度。于是他在其中纳入了北曲中州调和南曲海盐腔的唱法,为此,还招了一个“善歌北曲”的上门女婿张野塘,与之一同改良昆山腔。

▲ 昆曲诞生于昆山,从南方戏种发展为人类共同的遗产。 摄影/张治富

在这对翁婿的努力下(当然还有魏良辅的一干徒弟),昆山腔定下了一系列准则范式:例如,唱曲平上去入讲求端正又要“婉协”,字音的头腹尾要唱得“毕匀”,启口轻圆,收音纯细。唱长腔“贵圆活”,唱短腔“要遒劲”;过腔接字乃“关琐之地,最要得体”,要交代清楚。拍板“最要得中”,须要板眼分明。

经此改革,昆山腔呈现出了清俊柔美、温润如玉的特点,时人谓之曰“水磨腔”或“昆腔新声”。

▲ 昆曲演员在后台梳妆。 摄影/张治富

而将这种“水磨腔”真正应用于昆曲的,正是正仪(今巴城镇正仪街道)人梁辰鱼,他曾随魏良辅学习唱曲,“转喉发调,声出金石”;且相传身高八尺,是一位长髯美丈夫,“歌儿舞女,不见伯龙,自以为不祥也”,几乎就是曲界的周郎了!

▲ 巴城正仪老街的“浣纱记”。 摄影/张静雨

而出自其手的《浣纱记》,敷演了人所熟知的吴越相争之事,既有越国君臣复国灭吴的激昂慷慨,又有范蠡、西施二人的离合情事,两相结合,突破了南戏素来以生旦故事为主的格局。《浣纱记》以昆腔新声上演,迅速地风靡开去,直到清末仍然大体完整,基本上能全本上演,足见其影响之持续。

▲ 乘船出行,以昆曲娱人。摄影/朱健

此后,昆曲风靡一时,先后粉墨登场的还有才子佳人、琴瑟和鸣的《玉簪记》、男子惧内传为笑谈的《狮吼记》和针砭时弊、痛斥严嵩父子的《鸣凤记》等,下至街头巷尾,上至庙堂宫廷,皆好昆声。

▲ 昆曲《牡丹亭·游园》,水中的倒影,恰似杜丽娘美丽的梦。供图/昆山市文化馆毛宇龙

时至今日,“四大声腔”中海盐腔、余姚腔、弋阳腔已衰落失传,唯有昆山腔历经六百年沧桑,依旧风靡于世。而巴城作为昆山腔的“有缘之地”,慢悠悠地伫立在五湖之间,尽显水乡戏乡“咿咿呀呀”的无限柔情。

福建十一选五投注